看完一部电影如果有一个镜头让你印象深刻,那就是好电影

看完一部电影如果有一个镜头让你印象深刻,那就是好电影
看完一部电影如果有一个镜头让你印象深刻,那就是好电影。《隐入尘烟》可不止一个镜头让我恍神,几乎是全片都让我为之一震。李睿珺并不是一个讲意象的导演,他更喜欢复刻现实。他的电影始终在做这一件事,所以他的电影是现实主义。鲜有设计感,多血淋淋的真实。男主有铁(武仁林饰)和贵英(海清饰)两个社会最底层的人阴差阳错走到一起,但或许又是一种残酷的“必然”。一个大龄单身,一个患有疾病。对于彼此家庭来说,都是负担。有铁在家排行第四,有金有银都去世了,哥哥有铜日子过得不错,有铁对于他来说也是负担,没事最好不要联系。而贵英因为疾病无法生育被亲哥嫂遗弃。这其实就道出了底层的残酷真相,但导演的辛辣才刚刚开始。有铁的熊猫血不是他主动献的,一来是因为他是老实人,二来是被村民裹挟,因为需要熊猫血的富人不能死。一种近乎扯淡的逻辑在这里变得合理。因为死了就没人给村民结账。把强迫变成了自愿,把暴力变成了奖励,整个剥削的过程合理合法。有铁陷入了一种死循环之中,只要这个人一直需要被输血,有铁就要一直去输血,好熟悉的模式,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有铁。当然接下来的一幕更是让人心酸。新农村建设要补助,那些久未居住的房屋推倒后能得到补助,我们才发现有铁一直寄居在人家的「空房间」。当然,这并不是剧作上的戏剧冲突,而是我们自己内心秩序的冲突。这是导演厉害的地方,是无声处的惊雷。有铁好似那屋檐底下燕巢里的燕子。一个好政策居然让一个人无家可归了。这是该片在叙事的魅力。用一个动作来投射整个社会,是社会的一面镜子。接下来有铁开始了自己土制房屋的过程,我们小时候就是这种办法盖房。感谢导演在电影中完全地展示了这一过程。有铁几乎是用一己之力将房屋建成,毕竟贵英因为身体上的残疾帮不上大忙。在雨夜中,为了保护刚刚砌好的土砖不被淋湿,两人摔倒在地,怎么搀扶都起不来身。这一幕恰是一个隐喻。一种被现代文明完全抛弃的土办法在西北农村的一个角落生根。跟着一起发芽的还有地里的麦穗。在这个过程里两个人的感情也发了芽,当然在处理两人感情戏的时候由于专业演员与非专业演员的差异,导致出现了一些生硬的台词。比如,第一次有铁牵驴出街回来晚了,贵英拿着热水在村口等他,这里为了表现贵英回去好几次将冷了的热水再加热又回到村口等,于是安排贵英把这一动作直接用台词说了出来。我能理解导演的用意,但是贵英这一段台词实在多余,破坏了内心期待的珍贵性。以贵英过往的经历,她实在说不出这种话来。但整体上两个人的互动都是良性的,整部电影都没有拍摄到性,但整部电影又相当暧昧缠绵,麦子花,流水澡,屋顶睡觉时候锁住两人的麻绳。这是导演的浪漫,他把性留在了画框外。也就保留了两人的珍贵性,导演说,这是两人的隐私,我理解这是留白,因为没有必要拍得那么具体。村民对贵英的态度也预示了贵英的结局,她掉入了沟渠,但无人施救。又或者她就是被村民陷害,貌似不重要,她的死是一种必然。而她的死也直接导致了有铁的死。他活了那么久都任劳任怨,也许劳动就是他的天命,但是贵英来了之后,打破了这种常规,让他意识到了春夏秋冬之后的一些东西,所以「隐入」成了唯一的去处。他终于打破了天命。在俗世的轮转里,现实严丝合缝的齿距里跳了出来,不再做拉磨的驴,不做夏天的麦穗,不做被需要的熊猫血。这似乎是唯一的办法。也许是沮丧的,也许是悲观的,也许在劫难逃,也许指出了生命的无意义,但正因为这样,让这部电影有了更深刻的诗意,更情意绵绵,更热情似火,更生机勃勃,燃烧在此刻,然后隐入尘烟。